民族新聞

內蒙古公布2021年度重要考古發現

2022-01-08 18:29:00     責編:洪濤     來源:新華網

新華網呼和浩特1月8日電(記者勿日汗 哈麗娜)8日,內蒙古自治區文物考古研究院召開2021年度內蒙古重要考古新發現匯報會,公布2021年度十大重要考古發現。

這些重要考古發現包括重新啟動考古發掘工作的薩拉烏蘇遺址,中國北方重要早期人類洞穴遺址——金斯太遺址,保存狀況較好的史前文化房址——烏蘭圖嘎新石器時代遺址,內蒙古中南部已知規模最大、等級最高的史前時期石城遺址——后城咀石城遺址,中國北方夏家店下層文化時期重要聚落遺址——小塘山遺址,出土豐富玉器的朱開溝文化遺址——沙日塔拉遺址,在黃河兩岸地區科學發掘的代表性漢代墓地——小紅城漢代墓葬,中國陰山以北、戈壁以南草原發現的第一處匈奴墓群——吉呼郎圖匈奴墓群,北魏王朝大型祭祀建筑遺址——壩頂遺址,遼上京皇城佛寺遺址等。

薩拉烏蘇遺址是我國最早發現和發掘的舊石器遺址之一。2021年,為配合薩拉烏蘇考古公園的建設,薩拉烏蘇遺址的考古工作重新啟動。本次發掘面積100平方米,發掘剖面最深達15米,出露的地層共分為9層,發現2個文化層,文化遺物分布于第6層的底部和第9層,均出土打制石器和動物化石,為研究薩拉烏蘇舊石器文化和古人類生計方式提供翔實的考古材料??脊湃藛T將新發現的石器遺址地層與1923年法國學者的發掘成果進行對比,確認原來認為是王氏水牛發現地的位置,實際就是近百年前的發掘地點,解決了長期困擾中國舊石器考古界的一個學術問題。

  薩拉烏蘇遺址出土的小石片和碎屑。(內蒙古自治區文物考古研究院供圖)

金斯太遺址位于內蒙古錫林郭勒盟東烏珠穆沁旗,是中國北方一處重要的早期人類洞穴遺址,保存了舊石器時代中晚期至青銅時代的文化遺存。2021年,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內蒙古自治區文物考古研究院、內蒙古博物院對金斯太石器遺址下部的第5—2層進行發掘,最大發掘深度約1米。發掘中,共清理火塘7處,在4層和5層發現兩處較為完整的火塘,火塘主要為挖淺坑堆燒,無石塊構建跡象。原生堆積內出土了陶片、青銅殘件、裝飾品、骨器、貝殼、石制品、動物骨骼及牙齒等1100余件遺物,其中以石制品和動物化石最多。金斯太舊石器時代遺址的新收獲為討論舊石器時代中晚期東西方文化與技術交流、晚更新世(距今12.6萬-1萬年)中國北方古人類適應生存模式演變與環境變化的關系、現代人北方擴散路線及其與其他人群的交流等學術課題提供不可多得的材料。

金斯太舊石器時代遺址坍塌等堆積篩選出的細石葉。(內蒙古自治區文物考古研究院供圖)

烏蘭圖嘎新石器時代遺址位于內蒙古赤峰市巴林右旗,總面積約2萬平方米。2021年,內蒙古自治區文物考古研究院發掘了4000余平方米,揭露出房址70余座,灰坑40余座,墓葬1座。烏蘭圖嘎遺址遺跡較為密集,打破關系較為復雜,包含興隆洼文化、趙寶溝文化、紅山文化等三個時期的遺存。其中興隆洼文化和趙寶溝文化房址保存相對較好,出土遺物較多,是此次發掘的主要收獲。

  烏蘭圖嘎新石器時代遺址發掘區全景。(內蒙古自治區文物考古研究院供圖)

后城咀石城位于內蒙古呼和浩特市清水河縣,占地約138萬平方米,是目前內蒙古中南部已知規模最大、等級最高的史前時期石城址。2021年5月至11月,內蒙古自治區文物考古研究院對清水河縣龍山時代石城甕城繼續進行了考古發掘,累計發掘面積1000平方米,新揭露城門、臺基、城墻、壕溝、地下通道、墓葬、灰坑等遺跡20余處,出土玉鏟、玉璧、玉料、陶罐、石鏃、骨笄、骨鏃、豬下頜骨等重要遺物20余件,辨明后城咀石城由雙壕溝、內外甕城以及城墻構成的半月形防御建筑是中國北方已知最早較為完整的城防體系,為研究河套地區文明進程以及社會復雜化歷程提供新的資料。

呼和浩特市清水河縣后城咀石城發掘區全景。(內蒙古自治區文物考古研究院供圖)

小塘山遺址位于內蒙古赤峰市寧城縣,處于一較高山丘的頂部,周圍有石砌城墻。遺址內部發現了一條龍制陶流程,這在夏家店下層文化遺址中屬首次發現。2021年,內蒙古文物考古研究院聯合寧城縣文物保護中心對小塘山遺址進行搶救性發掘。遺址發掘面積約4000平方米,發現房址40余座、窖穴與灰坑32座、墓葬6座、陶窯1座,另外還發現“馬面”式建筑、道路等,出土陶器、石器、骨器、青銅器、蚌器等各類器物標本750余件。結合小塘山遺址發現的遺跡及出土遺物,可確定該遺址是距今4000年至3400年左右的夏家店下層文化時期一處重要的聚落遺址。小塘山遺址的發掘,對深入探討夏家店下層文化所處社會發展階段、社會組織結構、聚落布局及生產生活等具有重要的學術價值。

  小塘山遺址出土的雙圈地面房址。(內蒙古自治區文物考古研究院供圖)

沙日塔拉遺址位于內蒙古鄂爾多斯市伊金霍洛旗,面積約50萬平方米。遺址出土有數量豐富的玉器,在鄂爾多斯地區尚屬首次。2021年9月-11月,內蒙古自治區文物考古研究院聯合鄂爾多斯市博物院、鄂爾多斯市文物考古研究院、伊金霍洛旗文物保護和旅游事業發展中心對沙日塔拉遺址進行了搶救性發掘。本年度發掘面積500平方米,清理發現,房址8座、灰坑及灰溝30處,墓葬31座,路面2條,灶址1處,出土陶器、石器、玉器、骨器、角蚌器等150余件。遺址出土豐富的海貝飾、貝飾、蚌飾,但這些遺物明顯不是本地所特有的,而是文化交流、物品流轉的結果。從這個意義上看,它們為解讀鄂爾多斯高原與周邊地區古老人群的遷徙流動和文化交流帶來了強有力的實物資料。

   沙日塔拉遺址出土的陶豬。(內蒙古自治區文物考古研究院供圖)

小紅城墓地位于內蒙古呼和浩特市和林格爾縣,2021年4月至9月,依托岱海生態應急補水工程基建項目,內蒙古自治區文物考古研究院、內蒙古師范大學歷史文化學院考古文博系、和林格爾縣文物保護中心組成聯合考古隊,對和林格爾縣境內沿線地段進行調查勘探時發現小紅城墓地并進行了考古發掘。本年度發掘面積4800平方米,共有墓葬32座,形制上土坑豎穴墓、土洞墓、磚壁墓、磚室墓兼有。出土文物有銅鏡、帶鉤、銅錢、銅印、鎏金銅輔首、泡釘、蓋弓帽、弩機構件、陶灶、陶壺、陶井等遺物10余種,共200余件。本次所發掘的漢代墓葬以陶器組合與漆器的普遍使用最具特色。雖然多數漆器的木胎由于腐朽嚴重不能提出,但在發掘過程中仍留下了一批寶貴的圖像資料。墓葬中出土陶器數量可觀、種類多樣、保存較好,可以充分反映當時該地區墓葬陶器的隨葬情況。

  小紅城漢墓群出土的墓室。(內蒙古自治區文物考古研究院供圖)

吉呼郎圖匈奴墓群位于內蒙古錫林郭勒盟蘇尼特右旗,由120多座墓葬組成,是我國陰山以北、戈壁以南草原地區發現的第一處匈奴墓群,墓群數量龐大,文化特征鮮明,填補了內蒙古草原地區匈奴遺存分布的空白。2021年7月至10月,內蒙古自治區文物考古研究院與北京師范大學歷史學院等單位合作,發掘墓葬22座,取得了重要考古新發現。本次發掘的大部分墓葬的地表皆有封石堆,多數為圓圈形,墓葬結構全部為豎穴土坑式,個別墓葬在土坑內設有生土二層臺。葬具多為一木棺一木槨或一木棺一石槨的組合形式,棺槨皆以榫卯拼合,個別木棺表面髹黑漆。墓葬全部為單人葬,人骨多凌亂,保存較差。棺內放置的遺物一般為弓箭、弓彌、鐵刀、銅鏡、珠飾等。多數墓坑的北部有頭廂,集中擺放一些隨葬遺物,主要有陶器、銅器、鐵器、漆器、動物殉牲,物品擺放位置無明顯規律。此次發掘初步了解了墓葬的葬俗葬制,獲取許多珍貴的實物材料,從墓群整體面貌看,應為東漢時期的匈奴墓。

  吉呼郎圖匈奴墓群中的一個墓坑。(內蒙古自治區文物考古研究院供圖)

壩頂遺址位于呼和浩特市武川縣大青山蜈蚣壩頂部,是北魏王朝于陰山之巔設立的大型祭祀建筑場所。經2019年至2021年的考古發掘工作,考古人員確定了遺址的形制結構,遺址自內而外由內室、內壕、內壝、外壝、外壕等5部分組成。2021年度的發掘區位于遺址東部,考古人員清理了內壕、內壝、外壝和外壕局部,發掘面積為600平方米。此外,繼續對內室內部進行清理,出土的遺跡可分為下層祭祀坑、中層北魏祭祀遺址和上層北齊遺存等3個時期。陰山山脈自古以來為中原農耕民族與北方游牧民族的重要分界線,遺址采用了中原傳統的禮制建筑形制,又具有北方游牧民族高山祭祀的特征,是古代游牧民族與農耕民族之間文化交流與融合的生動實物見證。

  壩頂遺址及所在蜈蚣壩航拍圖。(內蒙古自治區文物考古研究院供圖)

遼上京遺址位于內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西山坡佛寺遺址是遼上京皇城內一處規模宏大的寺院遺址。2021年由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內蒙古自治區文物考古研究院組成的遼上京考古隊,繼續對遼上京皇城西山坡佛寺遺址進行考古發掘,取得重要收獲。根據考古勘探和發掘,佛寺的核心建筑位于西山坡制高點,由以佛塔為中心的北院和以佛殿為中心的南院組成,兩側還有附屬院落。另外,本年度發掘或試掘的8座建筑基址都是遼金兩代、多次營建重疊的復雜遺跡。根據地層和遺跡關系可以確認,西山坡佛寺北院、南院及兩側附屬院落均為遼代始建并沿用到金代,朝向始終為東向,建筑性質始終為佛寺。這些都反映了遼、金兩代城址布局和佛寺布局的沿革情況。

  遼上京皇城佛寺遺址出土的瓦當殘塊。(內蒙古自治區文物考古研究院供圖)

內蒙古公布2021年度重要考古發現

新華網呼和浩特1月8日電(記者勿日汗 哈麗娜)8日,內蒙古自治區文物考古研究院召開2021年度內蒙古重要考古新發現匯報會,公布2021年度十大重要考古發現。這些重要考古發現包括重新啟動考古發掘工作的薩拉烏蘇遺址,中國北方重要早期人類洞穴遺址——金斯太遺址,保存狀況較好的史前文化房址——烏蘭圖嘎新石器時代遺址

人人操人人掐9,2021自拍视频在线观看,偷在线视频